Twitter Facebook Linked in

2019-09-16 08:02:42

www0021 _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衣赐履按:公元23年初,绿林军推举刘玄为皇帝,二月初一,刘玄登上大位,号称大汉皇帝,我们称其为玄汉皇帝。此前,刘秀的大哥刘縯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在商量立谁为帝的一次会议上,正当无法决议之时,将领张卬拔出宝剑,猛砍地面,表示就立刘玄为皇帝,谁再废话就砍了谁。于是,真的就这么定了,刘玄做了皇帝(详见拙文《绿林军为何推举窝囊废刘玄为大汉皇帝?》)。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玄汉皇帝刘玄】

公元23年,九月,王莽被长安豪杰杀死,大新朝灭亡。此时,天下虽然尚有不少割据武装,但皇帝就只有刘玄一个,直到本年十二月,算命先生王郎(刘子舆)在邯郸称帝,我们称其为郎汉皇帝。

公元24年,正月,当安抚黄河以北地区的玄汉政府大司马刘秀,迫于王郎的巨大声势,向蓟县(广阳郡郡政府所在县,北京市)逃跑的时候,玄汉部队已经接管长安,西屏大将军申屠建、宰相司直(宰相府执行官)李松,从长安到洛阳,迎接玄汉皇帝刘玄迁都。

二月,刘玄从洛阳出发。

最初,三辅地区的英雄豪杰,都号称自己是玄汉政府的人,诛杀了王莽,如此大功,大家都盼着能够封侯。当时,反莽阵营颇出了几个政治暴发户,有个叫王宪的,率领一帮乌合之众进入长安,自称是玄汉政府的大将军,一时间长安城里的部队全都归他调遣。等李松、棘阳(河南省南阳市南)人赵萌、申屠建等人到长安后,听说王宪不但缴获了玉玺不上交,还使用天子的仪仗,就把王宪给杀了(详见拙文《王莽末日之命丧渐台》)。之后,申屠建对外宣扬说,三辅地区民风败坏,这帮刁民把他们的首领给杀了(意为王宪是被长安人杀掉的)。官员百姓一片恐慌,三辅地区各县聚兵自保,申屠建不能控制。

刘玄到了长安之后,下诏大赦,除王莽后代外,其他人都免罪,于是三辅才得安定。

衣赐履说:刘玄一入长安,就能稳定局势,似乎并不是一个政治弱智诶。

长安城虽经战火,不过受损并不严重,皇宫里,除未央宫被烧毁,其他宫馆都还完好。刘玄就住在长乐宫(汉时太后寝宫),到前殿接见群臣。文武百官按照尊卑次序集合,庄严肃穆。刘玄哪见过这种场面?惊慌失措,大脑空白,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干脆一头埋在双腿中间。稍后,有将领晋见,刘玄突然抬起头来问,你们抢了多少东西?快说!

左右的侍从官都是原来宫里的老人儿,听刘玄这么说,惊得眼珠子掉了一地。

衣赐履说:刘玄好歹也是皇室宗亲,皇帝也做了一年多了,竟然如此不堪,实在是有点夸张。

李松与赵萌向刘玄建议,所有功臣都应当封王。只有朱鲔(就是力主要干掉刘秀大哥刘縯的那位,鲔读如伟)反对,他说,以前高祖刘邦与群臣约定,非刘氏不得封王,非有功不得封侯。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高祖白马之盟:非刘姓不得封王!】

封王诶!能封王谁还管高祖说过啥啊!根本没人搭理老朱。

刘玄先封了一堆宗室,然后又封了一堆非刘姓功臣:

王匡为泚阳王(首府比阳,河南省泌阳县,泚读如紫),王凤为宜城王(首府宜城,湖北省宜城县),朱鲔为胶东王(首府郁秩,山东省平度市),卫尉大将军张卬为淮阳王(首府陈县,河南省淮阳县),廷尉大将军王常为邓王(首府邓县,湖北省襄樊市汉水北岸),执金吾大将军廖湛为穰王(首府穰县,湖北省随州市),申屠建为平氏王(首府平氏,河南省桐柏县西北平氏镇),尚书胡殷为随王(首府随县,湖北省随州市),柱天大将军李通为西平王(首府西平,河南省舞钢市东北),五威中郎将李轶为舞阴王(首府舞阴,河南省泌阳县北),水衡大将军成丹为襄邑王(首府襄邑,河南省睢县),大司空陈牧为阴平王(首府阴平,甘肃省文县),骠骑大将军宋佻为颍阴王(首府颍阴,河南省许昌市。佻读如挑,阴平),尹尊为郾王(首府郾县,河南省郾城县)。

所有人都兴高彩烈,只有朱鲔坚决推辞说,我不是刘氏宗室,不敢违犯王制。于是改任朱鲔为左大司马,宛王(首府宛县,河南省南阳市)刘赐为前大司马,让他们与李轶、李通、王常等镇抚关东(崤山以东)。又任李松为宰相,赵萌为右大司马,共同主持内政。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这个朱鲔不够精神】

衣赐履说:我有一个感觉,老朱坚决不当王,救了他自己一命。算起来,老朱是杀了刘秀大哥刘縯的原凶,但后来刘秀灭掉玄汉之后,并没有杀老朱报仇。为什么呢?我认为关键就在于此。老朱杀刘縯,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为了刘玄的政权稳定。而老朱坚持不当王,则说明他是忠于汉室的。刘秀是政治家,不是有仇必报的黑社会老大,最终放了老朱一马,这是大格局。

刘玄对政事兴趣不大,但对男女之事非常喜欢,右大司马赵萌有个闺女,被刘玄收做夫人,非常宠爱,政事儿就交与赵萌办理,自己日夜与一众老婆们饮酒取乐。臣下奏事,刘玄常常因喝高了,没法接见,有时实在推不掉,就让侍中(宫廷随从)坐在帷帐内答话。臣子们一听,这特么不是皇上的声音啊,出来后都抱怨说,现在成败还不可知,为何放纵成这个样子!

刘玄还有个小老婆姓韩,绝对的女汉子,酒量堪比打虎英雄武二爷。有一次韩美女陪刘玄喝酒,有人奏事,韩美女立即发飙说,瞎了你们狗眼,没看见皇上正和老娘喝酒吗?专门拣这个时候来奏事,是不是想死?!

然后跳将起来,抄家伙把书案砸了。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韩美女,至少得有这个量吧?呵呵】

衣赐履说:这、这……也许是真的?呵呵。

刘玄的老丈人赵萌大权在握,非常嗨,想干嘛就干嘛,尽享权力的快感。有官员向刘玄反映赵萌太过放纵,没想到刘玄大怒,拔出剑来就要砍这个官员。于是,没有人敢再讲话。有个侍中不知怎么得罪了赵萌,赵萌要杀他。刘玄亲自求情,赵萌竟然不给面子,还是杀了。

军师将军李淑上书规劝,刘玄又大怒,下令将李淑逮捕,扔进大狱。自此以后关中离心,四方纷纷叛变。将领们独断专行,随意赏罚,各自安置自己的亲信来担任州牧郡守,竟然出现一个州好几个州牧,一个郡好几个太守的情况,搞得大家不知道该听谁的。

本年年底,据守濮阳(东郡郡政府所在县,河南省濮阳市西南)的赤眉军打算进攻长安。

刘秀则趁这个机会,派前将军邓禹西行入关,打算收渔翁之利。

公元25年年初,赤眉军抵达弘农(河南省灵宝县东北)。刘玄派讨难大将军苏茂堵截,大败。三月,玄汉政府宰相李松,率军与赤眉战于蓩乡(河南省灵宝县北。蓩读如卯),又大败,死三万余人,李松弃军逃走。赤眉推进到湖县(河南省灵宝县西)。

六月,刘秀称帝。

六月二十五日,邓禹在安邑(河东郡郡政府所在县,山西省夏县)击溃玄汉泚阳王王匡部,王匡等人逃回长安。

玄汉政府卫尉(皇城保安司令)大将军淮阳王张卬与诸将商议说,赤眉旦夕就将到此,长安眼看就要完蛋,咱不如率军抢劫长安,返回南阳,再把宛王刘赐等人的兵收拢,实在不行,咱再当强盗去算了。

申屠建、廖湛等都赞成,就一起去劝说刘玄。

刘玄这皇帝还没当过瘾,岂能去当强盗!对张卬等人一顿臭骂,张卬等不敢再说(你看,刘玄其实没有那么脓包)。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这个张卬好像嫩了点】

张卬、廖湛、胡殷、申屠建等与御史大夫隗嚣合谋,准备在立秋大祭那天,劫持刘玄,逃往南阳。消息泄露,刘玄便称病不出,召见张卬等人,打算诛杀。隗嚣鬼精鬼精的,觉得不对,就没入宫(这个隗嚣也是一代枭雄,后来盘踞西北,成为刘秀的劲敌,我们以后再讲)。刘玄可能犯了强迫症,非要等隗嚣来了再动手,就让张卬等人在外面等。结果张卬、廖湛、胡殷也觉得不对劲儿,跑了,申屠建傻呼呼还在等,刘玄发现再不动手就都跑光了,于是把申屠建杀了。张卬、廖湛、胡殷率军反攻皇宫,天黑时,烧门而入,宫中一场混战,刘玄大败。

第二天一早,刘玄率妻子车骑百余辆,前往新丰(陕西省临潼县东北),投奔老丈人赵萌。

本来,刘玄派遣王匡、陈牧、成丹、赵萌屯兵新丰,李松屯兵掫城(临潼县北,掫读如邹),阻击赤眉。现在,刘玄又怀疑王匡、陈牧、成丹与张卬同谋,就同时召见他们。陈牧、成丹先到,即被斩首。王匡得到消息,吓个半死,率军跑回长安,与张卬等会合。李松、赵萌率军攻打王匡、张卬于,打了一个多月,王匡等败走,刘玄回到长安。

衣赐履说:外敌还没动手,自己人先打个乱七八糟,真所谓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打破的。

八月,赤眉到高陵(陕西省高陵县,长安东北方向),王匡、张卬等投降。赤眉进攻长安东都门,李松出战,不但死了两千多人,还被赤眉捉了活的。李松的弟弟李况是城门校尉,大开城门,迎赤眉入城。

九月,赤眉进入长安。刘玄单骑逃走。

衣赐履说:这一段非常混乱,事件也混乱,时间也混乱。比如,赤眉三月就要入关,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直到八月才到高陵。然后,李况开了城门,这就应该是进城了,突然来了个九月才入城。咱也别细抠了,知道大致情形也就行了。

早在公元23年年底,刘玄称帝不久,首都还在洛阳的时候,赤眉的首领樊崇曾经带着二十来个人,到洛阳归顺玄汉政府。结果刘玄只给他们封为列侯,却不给封地。樊崇一气之下,又带人跑了(详见拙文《大哥刘縯被杀,刘秀侥幸逃脱,司马光为何要隐去刘秀真正的救命恩人?》)。但当时跟他一起到洛阳的刘氏宗亲刘恭则留下来了,封为式侯,当了侍中(宫廷随从)。本年(公元25年)六月,赤眉立刘恭的弟弟刘盆子为汉朝皇帝,刘恭就让人把自己捆起来,直接进监狱等候处理。刘玄焦头烂额,哪有功夫搭理他啊,刘恭就在狱里呆着。等到听说刘玄大败,逃出长安了,刘恭就打狱里出来,追上刘玄,一起逃到渭水河畔。右辅都尉(西长安市民兵司令)严本怕放跑了刘玄,没办法向赤眉交待,就把刘玄护送到高陵,名为保卫,实则软禁。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忠心耿耿的刘恭】

玄汉政府文武百官,全都投降赤眉,只宰相曹竟拒绝,被杀。

衣赐履说:还记不记得曹竟?刘秀之所以能去安抚黄河以北地区,逃离玄汉政府险境,就是靠曹竟、曹诩父子俩给刘玄吹的风。

九月六日,东汉帝刘秀,下诏封刘玄为淮阳王(首府陈县,河南省淮阳县)。诏书说,无论官民,胆敢杀害刘玄的,罪同大逆。谁把刘玄安全送到东汉政府,封爵列侯。

赤汉皇帝刘盆子也下诏说,如刘玄肯降,就封他为长沙王(首府临湘,湖南省长沙市),期限二十天,过期不再受理。

刘玄估计没脸去见刘秀,毕竟杀了人家的亲大哥嘛,就派刘恭去向赤眉请降,赤眉派右大司马谢禄前往受降。

十月,某日(估计找黄历挑了一个适合投降的日子,呵呵),刘玄脱了上衣,光个膀子,跟着谢禄到长乐宫,将皇帝的印绶献给刘盆子。赤眉将领对刘玄一片责骂,在大殿之上就打算砍了刘玄。刘恭、谢禄为刘玄说情(谢禄能为刘玄说情,说明刘玄还是颇有点感召力的),诸将都不答应,令人把刘玄拉出去。刘恭追上前去,大呼说,你们如果要杀圣公(刘玄字圣公),那就让我死在圣公前面!说完,拔剑就要自杀。赤眉首领樊崇等把他拦住,也就赦免了刘玄,封为畏威侯。刘恭再次拒理力争,说你们说封长沙王,现在却只封侯,你们岂能如此言而无信?在刘恭的质问下,樊崇等人还真封了刘玄为长沙王。此后,刘玄就依靠谢禄居住,刘恭也加以卫护。

衣赐履说:对于刘玄,刘恭能为他去死,曹竟誓死不降,连赤眉将领谢禄也为他说话,他应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似史书上写得那么不堪。

从王莽时期到赤眉入主长安,长安的老百姓算是倒了大霉了。王莽当了皇帝,搞得百姓苦不堪言,于是,人心思汉;等玄汉来了之后,还不如王莽,人心思莽;赤眉来了之后,比玄汉还糟糕,人心又思玄汉,于是,三辅(大长安地区)地区就有豪杰打算把刘玄救出来。

本年十二月,张卬听说之后,深以为虑,就找到谢禄说,现在各营统帅多想夺取圣公,一旦失去了圣公,大家合兵向你进攻,你就是自取灭亡了。谢禄听得一哆嗦,就派亲兵带刘玄到郊外去牧马,密令亲兵把刘玄绞杀了

衣赐履说:正是这个张卬,当年以剑砍地,立刘玄为帝;现在又是他,把刘玄害死。

又是刘恭,晚上偷偷收了刘玄的尸体。刘秀听说之后,下诏令大司徒邓禹将刘玄葬于霸陵(陕西省西安市东,汉文帝坟墓所在)。

原刘玄的中郎将宛城人赵憙将要出武关(陕西省商南县西南),在路上遇到刘玄的亲属,全都光着脚,饥饿困乏。赵憙拿出自己的全部财物粮食给他们,护送他们前行。宛王刘赐得到消息,派人迎接,送还故乡。

刘玄的三个儿子,后来都被刘秀封侯。

玄汉皇帝刘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过两年皇帝

【赵憙后来在东汉做到太傅】

衣赐履说:这个赵憙,有必要讲一讲。大家记不记得,我在《昆阳大捷:刘秀究竟有没有那么神勇?》一文中,推断刘秀是这次战役的领导者之一,但不是唯一主导,甚至,刘玄等人攻克宛县之后,派部队援救昆阳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果然,《后汉书·赵憙传》载:

王莽派遣王寻、王邑率兵出关,刘玄就拜赵憙为五威偏将军,让他协助诸将抵拒王寻、王邑于昆阳。光武破了王寻、王邑,赵憙负了伤,有战功,回来后拜为中郎将,封勇功侯。

看,昆阳之战,并不是刘秀一个人的功劳,人家刘玄是出了兵的。

也就是说,史家为了突出刘秀,把别人的功劳通通划拉掉了,但《赵憙传》里不小心又给透出来了

【图片来自网络】

Twitter Facebook Link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