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Facebook Linked in

2019-08-25 06:33:49

情欲九歌mk8jdwcom _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u002F3产自意大利

在古代亚述帝,葡萄被称为“生命饮料之树”,萨珊波斯人崇拜葡萄,称为“月亮的圣树”;犹太人流浪中念念不忘“葡萄园”;基督教中耶稣将自己比作“真葡萄树”,将葡萄酒视为“基督之血”;佛教将葡萄纹饰作为吉祥的象征。

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

面包:象征耶稣的身体;葡萄,象征其血液

古波斯国宴上的“贵宾”

早在古代西亚的亚述(约公元前2500—前605,分为古亚述、中亚述、新亚述)时期,葡萄就已经成为那里的贵客,人们称葡萄为“Karanu”,意为“生命饮料之树”。葡萄的纹饰出现在了公元前7世纪的雕版上。

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

—“亚述王园中饮宴”石板浮雕—

出土于尼尼微古城(今伊朗境内),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年代:制公元前645年

出土于伊朗境内,亚述王国时期的石板,可能是葡萄纹的最早期艺术品之一。它描述的是:亚述战胜古巴比伦之后, 亚述王(Ashurbanipal)在自己的园中饮宴欢庆,葡萄荫下, 枣椰丛间,鸟儿与蝗虫窥视着微醉的国王――国王斜倚在沙发里,王后陪他坐着对饮,两边侍从在身后打着羽扇,乐队正卖力奏着箜篌。

萨珊波斯(公元226-652年)人则崇拜葡萄, 称之为“月亮的圣树”,认为葡萄累累多子,象征丰饶,所以萨珊金银器上常以葡萄纹与联珠纹并用。汉、罗马这东西两大帝国试图接近时, 控制丝路中段的安息波斯人,则费尽心机垄断前两者之间的丝路贸易,并加紧与汉交好。公元101年(东汉和帝永元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上狮子及条支大鸟(即驼鸟)给汉朝,当时汉人称之为"安息雀"。萨珊波斯人则崇拜葡萄为月亮的圣树,石榴为太阳的圣树,喜二者的累累多子,含有丰饶之意。

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

—萨珊波斯时期的银盘—

葡萄与联珠纹并用,现藏于俄国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葡萄纹与佛教

葡萄纹样在印度古已有之,在佛教最早期的石窟寺山奇(公元前2到1世纪),第一塔的南门西柱的东面《佛发供养图》浮雕边缘,还有北门东柱的《帝释窟说法图》之莲花两侧,都出现了葡萄藤蔓的浮雕。佛教视葡萄纹样为吉祥,其中《四分律》第五十卷中提到,以葡萄藤蔓装点僧舍佛塔,可增庄严。随着佛教在隋唐的兴盛,葡萄纹样也进入中原佛教名胜地,出现在云冈第石窟12洞主室南壁浮雕上、龙门石窟弥勒三尊佛龛光背上、敦煌209窟天顶和322窟壁龛的藻井上、西安香积寺大砖塔的楣石上。

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

敦煌209窟藻井顶部的葡萄纹

葡萄纹与犹太教

愿你的双乳好象葡萄累累下垂,你鼻子的气味香如苹果,你的唇如上好的酒——古希伯来 所罗门《雅歌》新郎赞美新娘。酒,在这里显然是葡萄酒。

大约7千年前,《旧约》所说,大洪水时代的先祖挪亚就种植过葡萄,一日他醉酒失态,赤身裸体倒在帐中,他的儿子们为他盖上衣服遮羞。

传说中大洪水退后,诺亚方舟就搁浅在高加索的雪山顶,并且断成了两截,被冰雪所掩埋。古罗马人称高加索雪山为“世界的尽头”。据说二战的飞行员在飞越高加索雪山的时候,还见过这巨大方舟的残片。考古发掘表明,地球上流传最广的葡萄种类,原产地在高加索山脚下的格鲁吉亚。格鲁吉亚人类最早种植葡萄,并且酿造葡萄酒的地区。

公元前4600年,希伯来人已开始栽种葡萄并酿酒。古希伯来人想象中的沃土,是“有五谷和新酒之地,有粮食和葡萄园之地,有橄榄树和蜂蜜之地。”所罗门王在巴里哈门的葡萄园香闻远近。圣经中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

此后失去家乡,流徙千年的犹太子孙在旷野里徘徊,念念不忘故国的“风茄放香,葡萄和石榴酿的香酒。”

葡萄与基督教

基督把自己比喻作真葡萄树,信徒为枝子。

——《圣经 约翰福音书》第十五

中世纪《福音书》的封底,在受难的基督十字架周围,用葡萄藤蔓装饰。葡萄在此不是单纯的装饰,而含有殉道和圣洁的隐喻。基督教中,当耶稣来到地球,行的第一个神迹是把水变成酒,最后一个则是把红葡萄酒变为上帝的血。在基督出生地伯利恒,仍植有据说可朔源至基督时代的葡萄。两千年来,基督徒们一直把圣餐中的红葡萄酒称为“基督之血”,每每饮之以缅怀为人类赎罪而在十字架上舍尽了最后一滴血的救主。

葡萄酒作为基督教作弥撒不可或缺的圣物,让此后的传教士多锻炼成了种葡萄的能手,每到一地,就忙着引种葡萄。到了18世纪初,连中国西藏也开始培植葡萄,当时在拉萨的西方传教士们用达布和拉达克的葡萄来酿造专门作弥撒用的酒。

葡萄与欧洲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人曾吹嘘,说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他们在梨形诗琴和佛罗伦萨的喷泉雕塑下,与葡萄酒共度美好时光。而威尼斯则帆桅林立,满载着金银皮革玻璃驶向东方。威尼斯画派的提香绘有《酒神的狂欢》,充满了文艺复兴时期人们特有的自信和奔放。在另一意大利画家弗美尔兹笔下,维纳斯与果树女神波摩娜在树下共享葡萄。

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

—意大利 乔凡尼《废墟上的祭祀》—

以如珠玉般垂满枝头的葡萄来隐喻古罗马文明,藏于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年代:1650年

普罗斯特的《追亿逝水年华》中,洛可可时代的法国贵妇,常常出入歌剧院,头上缀满羽毛和贝壳,来自中国的双绉绸衣上绣满雀翎和繁草,“用枫丹白露的白葡萄酒治病。”普罗斯特本人是个缠绵病榻的少年,常在祖父的阿斯蒂麝香葡萄酒里,编织他恍倘流水的梦。

非常奇妙的是,葡萄藤连接的另一端,中国人也在琢磨麝香与葡萄的组合,据北宋时期赞宁和尚所著《物类相感志》,将麝香放入葡萄树皮内,则结出的葡萄香气满藤。还说,葡萄藤若攀越枣树,则果实味道绝美。

意大利人曾吹嘘:世上有80 多种葡萄名种,其中1/3产自意大利


Twitter Facebook Linked in